清树你好

【澜巍】病虐美人/七

依旧OOC预警,

依旧逆cp预警。还有就是不要逼我写甜文啊

TAT我是真的不会,要是不喜欢我写的文可以直接提出来但是不要私聊人身攻击好不好→_→

拒绝转载!拒绝盗剧情!!!!

――――――――――――――――――――――――

“沈巍,沈巍!你出来―”

‘砰―砰砰――’一串的砸门声接连响起。

       赵云澜怒极了眼,忘却了这还是医院,对着卫生间的门狂拍不止。

     “沈巍!我警告你!你在他娘的不出来,我可砸门了啊!”
     
    
   
        第三次了!这是今天第三次了!沈巍故意支开他!自己偷偷跑去卫生间吐今天已经是第三次了!!!!!

       他就说呢,化疗这几天沈巍根本一点胃口都没有,昨个更是连哄带骗才吃了半碗粥下去,怎么可能今天突然想要吃东街的早点。

      赵云澜也是没多想,听着他居然想吃东西,可给他开心坏了就,差没往屁股上安个火箭喷射器给他光速买来。

      
        第二次,又说着自己口渴,让他去外面水房把开水打满,赵云澜接过热水瓶,到水房打开壶盖儿,里头分明还剩了一大半多!他有点开始纳闷儿起来。

      
         第三次,沈巍对着他说想看些书,想让自己回家拿几本来,他拿出糖果剥了放进嘴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答应,起身走向房门。到门口时,脚步一顿,他咬着棒棒糖的杆又回头看了躺在病床上那人,只见沈巍用能化出水般的眸子,一直眼角含笑的朝着自己看,赵云澜见状也回应了对方一个温柔的笑容,然后走出了房间。

        
        他这次留了个心眼儿,走出房门后,他刚刚走到护士站便又折回来杀了个回马枪。猛地一开门,床上的人已经不见。反而洗手间的门禁闭,里面不停的传来咳嗽和呕吐的声音。

        他就知道!!!依沈巍的性子,平时绝对不会三番两次向自己提出要求。

        门外的人气急了,扶着额头插着腰直打转,见着卫生间里的人还是毫无反应,赵云澜正想一脚踹进去的时候

       “啪嗒――”门开了
     

       里面的人咳嗽着走了出来,面色泛着不健康的潮红,嘴角还有洗漱留下的水渍。

          很显然,刚刚吐过。

       “呦呵―――舍得出来了?”

     
          赵云澜见状气急反笑,
         

          他用着有些嘲讽语气开口道:“黑老哥,又长本事了啊――    合着你为了不让我知道你难受,这都快对我使用上‘孙子兵法’了啊?调虎离山?声东击西?”

       沈巍听着赵云澜的气话,脸上是红一阵,白一阵。他的手有些犹豫的伸出,然后抓着那人的袖子

           
        “云澜,我……”

       “你什么你”沈巍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赵云澜只见那人低着头摆弄着给他有些大的病号服下摆。眼中尽是无辜。

    

       “咋着,我说你不对了?还委屈上了?”

          看着对面那人一副窘迫的样子,倒像是自个儿欺负了他似的,一股血气从赵云澜的脚底只往脑门上冲。他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

      “我跟你说,这事没完,你到底怎么……”

       本还想开口在训那人两句,一睁眼他就看着沈巍满头虚汗的扶着墙,摇摇欲坠的模样。

         好家伙儿,这厮真不把自己当病人看了,光着脚踩在厕所的瓷砖儿地上那么久。

     
             这个给赵云澜气的啊,他抬起头,发泄般的叫了一声。然后一个打横把人抱了起来。惹得怀里的人一声惊呼: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给人看见多不好意思”沈巍挣扎着想要下来。
  

       “我警告你沈巍,你别在蹿腾我的火气,我不保证一会我做出什么事!”然后又把怀抱揽的更紧。

         沈巍听着赵云澜咬着后槽牙憋出的这句话,深知他是真的动了大怒。一下子老实了下来。

        把那人重新在病床上安顿好,赵云澜想转身出去冷静一下,转念一想不行。这人得24小时看着,万一又难受了怎么办。

      他背过身去一屁股坐在病房里沙发上

     “说说吧,来!解释下”

    “我…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沙发里的人紧盯着沈巍的脸,他眉头紧蹙,刚刚因为呕吐过猛泛出的潮红此时此刻也退了下去,恢复到了原来病态的白。他长长的睫毛上还挂几滴生理性的泪水。
  
      “唉――”
        赵云澜靠着椅背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沈巍,你以为你这样能瞒着我多久?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所有事情都坦诚相待吗?”他盯着沈巍的眼睛,目光充满了心疼。

       “我……对不起,云澜”

      
       “媳妇儿,没有下次了好吗。”他的手抚上了床上人的脸颊

          “嗯,好――”

          “你怎么在发烧?”赵云澜接触到那人皮肤的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不一样。他在发烧,还是高烧。

   “有吗?我没什么感觉,就是感觉有些头晕。”

     沈巍布满针孔淤青的手摸了一把自己的额头     

    “我对一个正常人温度,还没有什么概念”他低头含着笑不轻不痒的说出了这句话

       

          赵云澜一边帮他掖好了被子,一边理了下他的碎发。“没事,以后都有我。”
――――――――――――――――――――

      

         赵云澜拿着湿毛巾在沈巍的脖子上擦试着汗水,床上的人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

       
      “难受?”他还是不放心,按了呼叫铃

  ,    沈巍看起来昏昏沉沉的,没有搭赵云澜的话。
        
         护士长走了进来,摸了摸沈巍的额头,连忙跑了出去取了温度计和一管针剂。

         “39℃”护士长的眉头皱在了一起

          “怎么会突然发烧?”
    看着护士拧在一起的眉头,他不由的紧张了起来

    “他现在发烧不能打退烧针,应该是感染引起的我现在给他加针抗生素,一会教你物理降温的方法”

        护士长一边说一边往沈巍的点滴里加了刚开始带进来的药。

     “等一下我拿两个口罩给你,他和你都带上口罩,病人现在没什么免疫力,处处要小心。”

      “好,麻烦你了。”
        赵云澜看着沈巍有些烧的迷糊样子,心想这肯定是因为上午他光着脚乱跑造成的,忍不住在心里又叹了口气。
 
       过了没几分钟一个小护士拿着酒精和棉花过来告诉他要怎么降温,七七八八叮嘱他一堆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

        他解开了沈巍的衣服,

        衣服下这具身体,赵云澜十分熟悉,如玉脂般的皮肤吹弹可破,瘦的有些脱型的锁骨也隐隐露出了一丝病态。

       用酒精将棉花湿润,在他的肚脐眼 胸口   手心,脖颈处。一路擦拭,酒精一下子带来的温度让沈巍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他还是没睡着,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赵云澜一遍一遍的给他降温。

      
        一晚上,体温下降又上来,如此反复,沈巍有些撑不下去了,昏昏沉沉的睡去。
  
        赵云澜看着睡着的爱人。虽然瘦脱了型,虽然现在那么憔悴,但是他还是觉得这人好看,他觉得自己一定是中了一种叫“沈巍”的毒。无可救药的那种
      

――――――――――――――――

今天的粗不粗!长不长!!(并没有)

觉得自己的文笔好像有那么点进步……(小声BB)

喜欢给我小心心和点赞还有评论呀!

另外强烈安利sci呀!超级喜欢自己写的一篇瞳耀

我是真的不会写甜文

如题,🙄️更了篇sci

对,就是下刀子的那种。

唉,真的是叹气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就是写虐文的,你要是真的不爱看,何必点开呢。

再来就是,在我个人看来,能把日常写的很甜的那种都是文笔已经很细腻的太太了,我自认为没那能力所以干脆不写出来碍人眼。

你看着不舒服,我写的也痛苦,对不对?
私信来让我写小甜饼,不写还说我对攻不人道加内心黑暗……

我受控了解下?
   
就是喜欢那种喜欢让受生病,让受死翘翘

  让攻追悔莫及,让攻疯的那种

对,就是那种洒黑狗血的剧情!我就是喜欢那种。

您要是不喜欢就拉黑我,以后也看不着我的文。

至于我,不好意思了您嘞,我还是会在tag发文。不能如您和您亲友的愿,不在tag里浪

唉,最后叹气,这都啥事啊……

气的想截图爆号真的是……

晚上更病虐了应该也是一发粗长。

【瞳耀】再梦/战损一发完结

战损脑洞来源一位太太的修图 @黄泉引-LK

    私设  sci在一个深山老林收网,  途中被敌人反埋伏,展耀多处受伤失血过多,和白羽瞳逃进密林迷路。

――――――――――――――――

     

         又是一个休息日被通知收网,没办法,白羽瞳挂了电话准备起来洗漱时,看到展耀也起了床。

      “你那么早起来干嘛?”
             
  “陪你收网啊”展耀一边穿着衣服一边下床。
                 

                “这次很危险”

      他拉住了那只猫穿衣服的手,与他四目相对。
                
                  “好吧,记得紧紧的跟着我”
       白羽瞳败下阵来,每次都倔不过这只猫。

――――――――――――――――――――

“轰隆隆――”

        暴雨中,全身上下湿透的两人总算找到了一个可以栖身躲避的山洞。

       凌乱的头发,白色的衣服上溅满了泥点。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那人的手臂因为擦伤和暴雨明显的发炎了起来,头发上不停的有水珠滴落下来,显得有些狼狈不堪。让人很难想象这就是传说中一身“洁癖病”的白sir
     
        他背上的展耀因为穿的是靛青色西装反而显得干净些,条件是如果忽略掉里面被血染红了的白衬衫的话。

       白羽瞳勘察了一下山洞内的情况,干燥,通风没有动物的味道,安全

      
       “猫儿猫儿?”他抖了一下背上的人一下
          毫无反应――

     埋伏打了个sci措手不及,就算是他白羽瞳,也来不及反应这突如其来的枪林弹雨,混乱中,他下意识把旁边的人往怀里带,低头看了下怀里的那只猫。他似乎受伤了,脸色有些苍白,眉头紧皱。

  
        “咻――”
        又一颗子弹擦着白羽瞳的耳边飞了过去,根本没有时间让他查看怀里的人伤势如何。

         对方的军火比他想象的要足的多,显然是有备而来。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给了他们逃脱的机会,几颗子弹呼啸着从他的面前又擦过,白羽瞳十分灵巧的向后缩了下身子,然后迅速的回头又开了几枪,便拖着身边的人换了方向奔跑。看来冲出去是不可能了。只能先往山里跑了

       “咳咳咳――”背上的人似乎是醒了,白羽瞳找了块干净地方将他放平。他着急查看展耀的伤势连忙解开了那靛青色西服。

       “轰――”一声惊雷响起,
        红色的炸弹伴着轰鸣的雷声在这位警官的脑海中炸开。

        白色的衬衫已经被血染的面目全非,触目惊心的红色混着外面的雨水在流动,他的目光已经不能在展耀的脸上聚焦。

        白羽瞳身上雨水和躺着的青年的血,在他身下形成了一滩被稀释了的小血泊。
      
     红色  红色 红色……
           血   血  ……

      
       他视线里所有的颜色都成了黑白,只剩了红色。充斥着白羽瞳的大脑。

       他不知所措的看着展耀,颤抖的手颤颤巍巍的解开了那件被雨水打湿的血色衬衫,明明只是解个扣子而已,白羽瞳双手像不听大脑的控制般,哆嗦的厉害。
         

             “小白”
        轻的有些让人怀疑自己出现幻听的声音在白羽瞳耳边响起。

      
   “猫儿,猫儿我在我在”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让展耀躺在了自己的怀里。

       “我好冷,小白”

      “冷,冷……你等着猫儿我去生火”

       白羽瞳此时庆幸自己会抽烟身边会有打火机这种东西,野外生存的本领他还没有忘,不一会一堆篝火生了起来。

       “猫儿,还冷吗?”白羽瞳又马上将少年重新揽回自己的怀里。

        没人回答――

       有的只是展耀急促的呼吸声和他身上血液流动的声音,白羽瞳用了三分钟逼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他查看了展耀的伤势,目测伤口发炎和淋了暴雨引起的高热,子弹不是致命伤。但是出血量极大。如果不止血…………怕是撑不过明天。

       而现在,这该死的暴雨!他根本没办法带他走出这片森林。
      

         冷静冷静冷静,白羽瞳你要冷静。两人的手机在大雨中早就坏了,刚刚混乱中王韶应该是已经联系了总部,调大部队过来收网,将敌方一网打尽不过是时间问题。

          白羽瞳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现在是18:34   布置作战计划加大部队部署军队,大概需要三个小时。收网大概一小时。这座山,不大,但是地形复杂,救援队找到他们按面积计算时间最长需要两个小时,   那么的话! 六个钟头!

        他目光看向了虚弱的展耀

       最多只要撑过这六个钟头就好了!

       在野外受伤只能使用最土的方法了,白羽瞳将自己已经烘干了的衬衫撕成了应急绷带暂时先帮展耀包扎起来。

 
      “唔――”怀里的人挣扎瑟缩了起来,也因为疼痛而彻底醒了过来。

       “猫儿,我知道很疼,你忍忍”

  
       展耀的脸上血色尽失,因为伤口发炎导致的高热让他嘴唇干裂起皮,本就比一般人还要白皙的皮肤,现在更是苍白的不成样子……

       “嗯,你弄吧”
展耀咬着牙整个身体因为疼痛而微微颤抖着回应对方。

    

      白羽瞳包扎的又快又好,但是就这样展耀还是疼到冷汗直流,恨不得再次昏死过去。

        “猫儿,我们说说话吧好不好”白羽瞳擦了一把自己因为给他包扎伤口而出的汗,拿起了烘干的风衣盖了上去,然后把展耀圈入自己的怀中。

           看着展耀点了点头后白羽瞳接着开口

       “你还记得八岁那年吗,你尿床被我发现那次”白羽瞳低头看了下他,看怀里的人还睁着眼睛。然后继续开口

       “其实啊那次是我尿床,不是你。我怕起来后你嘲笑我,我就换了裤子跟伯母说你尿床了”

      “臭老鼠,你真坏。”过高的体温让展耀的声音显得有丝沙哑。

     “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赖在我头上的吗,你别忘了我智商可有200   咳咳――”一下子说太多话让展耀显得有些气促。

  
        白羽瞳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

     “好好好,我的猫儿最聪明了。”他故意让自己声音显得欢快又轻松。然后紧紧的握住展耀的手,十指相扣,仿佛这个样子就能把自己旺盛的生命力注射到他体内一样。
         

      “还有还有,猫儿。你还记得你自己去美国留学的那一天吗?我那天气的连手机都砸了,你这只笨猫一声不响的跑到国外去,被那些金毛吃干抹净了怎么办。”

  

“你自己……不也一声不吭的去当兵了吗……。”展耀虚弱飘浮的声音在山洞里显得有些清冷。

     

      “轰――轰――”

       洞口外,雷鸣不停的响起,这倾盆大雨已下了有好些个钟头,不知是天怒还是天怨。怀里的人显得有点冷。于是白羽瞳又将他圈着的人又抱紧了些。

 
        他絮絮叨叨的把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不停的讲着,每次说要一件事就要问一遍怀里的人。

      “猫儿,你在听吗?”

      “嗯,再听”

         只有得到展耀的回应,他才会安心的继续说下去,但是怀里人的回应的声音逐渐的低不可闻。

       

          他看了下手表20:50,白警官第一次信奉了上帝,他在祈祷着时间能在过快些,祈祷着猫儿能多撑一段时间,祈祷着救援能快些到达,祈祷着这该死的大雨能停下来。

          “猫儿,不要睡着”

           白羽瞳的声音在展耀的旁边越来越远,他开始有点听不清对方说什么,只能依稀辨别对方的语气来回应着。展耀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着清醒。可是,外面哗啦啦的雨声和洞内篝火的声音仿佛组成了催眠曲……好困……好想睡……

         “我……让我睡一会,好吗……五分钟后喊我就可以……”

     

        他皱着紧锁的眉头掰开了展耀的牙关“你别咬那么重,猫儿,疼的话就告诉我”

        忽的,白羽瞳怔住了,他看见了怀中人的白色外套上。又有了晕开的血迹,他颤抖着,用仿佛慢动作回放的速度,掀开了白衣,血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里面的纱布全部都染红,而吸收不下的血迹正呈水滴状

         “嗒……嗒 ……”滴落在那人的身下。

      “不疼……真的……刚刚很疼……但是现在……一点也不……”

           展耀没有说谎,刚刚被子弹打中时那种连接着四肢百骸的疼痛,这会他已经全然感受不到。他只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正在争先恐后的从伤口中跑出来。他昏昏沉沉的,开始感觉不到那双一直抱着他的双手,感受不到自己那人的温度。他觉得自己正在随着大海随波逐流……好累……好累……

        白羽瞳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血可以那么多,他拼命捂着展耀的伤口可是还是有温热的液体从他的指缝中不停的流下来……

          突然,怀里已经昏过去的人用力的抓着他的手,他惊喜的低头看向展耀,一颗心,顷刻间从天堂掉入深渊,他呼吸紧促,抓着白羽瞳的手用力的指节发白,紧接着仿佛巨大的疼痛让他痉挛了起来。

              “猫儿,猫儿!!你别吓……”
     白羽瞳一句话还未说完,怀里的展耀身体猛的一挺,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那件纯白色外套。

――――――――――――――――――――――――

            “展博士――”
            “白sir――”

      突然,熟悉的声音出现在洞口,白羽瞳愣了下惊奇的朝着洞口看去,马韩一行人带着救援队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快,担架!担架!”白羽瞳喊了起来
        “快救他――送他到最近的医院!!”
        救护人员七手八脚的迅速将展耀放在担架上,抬下山坐着救护车呼啸而去――

                 
 
       白羽瞳与马韩一齐登上了救护车,在车上了解了大概的情况

        “王韶混乱中联系了总部,包局接到电话的那一刻,马上带着大量突击人员到达了现场,那帮贩卖军火的亡命之徒埋伏sci时用着炸死他们全队的心,把所有的军火都投入其中,看SCI撤退之后,他们竟然开始放心的休息了起来,以为警察不会那么快再来围剿他们。所以,等到警方增援到达后,抓捕工作做的还是顺利,但是因为天气关系,救援工作变得缓慢……”

      

         马韩尽量简约的说明了情况。而她的上司却无心在听。目光紧盯着另外一个人,他们的双手始终没有分开过……

       救护车到达后,展耀被迅速的送进了急诊室白羽瞳紧随其后却被护士推了出来。

       “家属不能进来,会影响我们的抢救”

       急诊室大门紧闭,仿佛从此将与那人阴阳两隔。
           

        各种各样的针剂推进了展耀的静脉里,
         无数密密麻麻的仪器管子缠上了他的身体,仿佛要将他包裹起来。

        “滴滴滴滴”监护仪运作的声音
   
            “医生,病人血压开始下降”
             “病人体温下降,医生”

        
        急救室医生额头的汗水不断的滑落,旁边的小护士在不停的给他递着工具,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医生来不及拭去的汗水跌落在地上,摔个粉碎。犹如等在手术室外那人的心。
 
        
      “ 滴――――”监护仪发出了尖锐的的声音
         “医生,病人出现室颤”有人高声的喊着
         “准备除颤”护士动作迅速的将电击板递到医生手里。

           “200J第一次准备”
            “准备完毕”
                 砰――

            “200J第二次准备”
             “准备完毕”
                   砰――

            “300J第三次准备”
               “准备完毕”
                    砰――

       随着电流碰撞,展耀的身体,高高的弹起,又似破败的棉絮般落下,一次又一次
   

             

            白羽瞳看着玻璃里头的那人,一直盯着里面那只猫看,脚步虚浮但是却眼角含笑,让人忍不住觉得他疯了……

        后来,急诊室的门终于打开。为首的医生走了出来。冲着他摇了摇头
   
   “抱歉,我们尽力了――趁着他还有些知觉,抓紧跟他说说话吧”

     
        白羽瞳怀疑自己聋了,他听不见医生再说什么,他眯起眼睛仔细看着医生的口型

        尽力?对不起?,说什么呢,他的猫儿不是还在里头醒着吗?他跌跌撞撞的推开了医生走进了急诊室。

       
        后面赶来的一行人都不敢靠近白羽瞳,他们知道展耀对于这个人来说的意味着什么。

――――――――――――――――――――――

        “猫儿?猫儿?”

        “我在。”

         “猫儿,他们说你死了。”

       病床上的不再说话,
       只是示意着他低头靠近

      然后展耀用连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轻声在那人耳边低语

      “答应我,活下去”

       砰的一声,白羽瞳感觉自己心里什么东西碎掉了。
这只猫叫自己……活下去……

       他维持着低头的动作定格住,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开始掉下了眼泪。

      “一觉睡醒后,你会忘记展耀这个人”
                 然后白羽瞳听见了,
                  听见了什么?
                    “啪”

      病床上的人打响了他生命中最后一个响指  一行清泪从眼角滑了下来,终于他闭上了眼睛

    手从那人的耳畔跌落――

         “不!!!!你不能那么残忍!!展耀你起来!你不能那么残忍!让我忘了你……你起来,我会恨你一辈子!展耀一辈子!”

         白羽瞳终于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

――――――――――――――――――――
          恼人的铃声响了起来,白羽瞳和展耀被吵了起来。
     
        “白sir,那群贩卖军火的人准备今天撤离我们可以收网了”

        “我马上到”说完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看到那只猫咪在穿衣服了。
       
      “你那么盯着我干嘛?”那只猫看着他发出了疑问

    “没什么,只是,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展耀穿衣服的动作没有停下皱着眉头发问  
  
          “什么梦啊?”

         “记不清了,感觉……很真实”
           他笑了出来,对床上的人说
   “一天天瞎想什么呢,快起来,我陪你收网”

          白羽瞳觉得,这一切仿佛演习过的熟练。一种一切都不在掌握之中的感觉,一切都会按照命运的发生而发展的感觉――
   
          “可能最近太累了吧”他勉强给了自己一个答案。然后起来洗漱和那只猫一起出门。

      窗外一阵风儿刮过,它在唱着些什么
  
       
       梦非梦,生无生
     梦起梦落,再轮回。

          完――

――――――――――――――――――――

     最后的结尾处借鉴并改写了一篇叶黄的文章,很早之前就喜欢这个结尾了,暂时联系不到作者。如果到时候有侵权会删除。
       
――――――――――――――――――――――
想了两个结局,想了想都舍不得弃,都写上吧

      




         展耀入殓时是白羽瞳给换的衣服洗的澡。

        他绝对不允许其他人用脏手去触碰他的爱人。白羽瞳将那人的头发梳回平时干净利落的样子,又把他身上所有的血迹,污渍一丝不苟的擦干净。梳理完毕后,白羽瞳在展耀的额头上落下最后一个吻,然后换上了平时他最爱的那套靛青色西装

        他的猫儿,干干净净的来,也要干干净净的走……

       
       展耀的丧事是白羽瞳一手操办的,所有!任何地方都亲力亲为。白驰看着他哥这个样子早已经不知道在赵祯的怀里哭晕过去几次。他想去劝劝他哥,让他休息一下。从出事到现在已经两天两夜了,白羽瞳还没合过眼。就算他是神仙也应该歇歇了……

        “哥……,你去休息会这里交给我们就可以的”白羽瞳仿佛没听见白驰说话一样,继续整理着明天参加追悼会人员的名单。

       白驰见状,又想开口去劝,身后的赵祯捏了捏他的肩膀,摇了摇头开口道
     

      “算了,白驰 让他去弄吧,不然……”

     赵祯不忍的别过了头去
“不然,你哥哥真的会疯掉……”
――――――――――――――――――――

       第二天的追悼会上,白羽瞳只放了sci部门,包局和两边的直系亲属以及和展耀共同的好友进来,到场所有人都着一身黑色,只有白羽瞳依旧穿着一身白的发光的西装,不懂事的工作人员好奇过来问原由。

         他低头含笑答到,那人最爱他穿白色。

         展耀后事结束后的第五天,白羽瞳还是没有睡觉,他一困就去冲冷水,强制性清醒。身边的人都看不下去,觉得他一定是疯了。

      SCI的人怕他睹物思人,本想将展耀办公室的东西撤掉,白羽瞳不听。将办公室外面上了一把大锁,当天下午,众人本想趁着包sir找他谈话之际,把锁撬开整理展耀的东西。
        未曾想白羽瞳杀了个回马枪,他是真的动了怒

       啪的一声,白羽瞳将枪砸在了桌子上

     “我话就放在这里,展耀的东西谁都不能碰,不然我第一个崩了他。”

        这哪里是一个队长该说出的话,包局本想再叫他来谈话,却在看到白羽瞳的气色时,无力的叹了口气,然后放了他大假。


        人不睡觉?几天会死呢?

       白羽瞳不知道,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他从展耀出事那天到现在,已经七天没有合过眼了。
 
       他走的每一步都仿佛踩在棉花上似的,白羽瞳不敢沾床,他怕睡觉。
   
      怕睡醒后,会……他会忘记猫儿……

     他不敢赌,最后展耀的催眠有没有成功,就算是百分之一的几率,他也不敢赌。

  
        最后,赵祯看不下去,联系到了他舅舅,请他来帮这个忙。

           当赵爵看到白羽瞳时,他憔悴的不成样子。 
      长期不眠带来黑眼圈让他神色发青,头晕目眩。

        “这哪里还有半分小老虎的样子”
    赵爵走到了他的身边叹了口气,看着白羽瞳的眼睛。

        “孩子,不怕”
        “孩子,睡吧,带着你的记忆带着那只小猫咪的叮嘱活下去”,
        “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啪――”赵爵在白羽瞳的旁边打起了响指。
   
       “好孩子,去睡吧。你不会忘了他的。”

      对面的人仿佛还没反应过来还怔在原地

       良久,他开口问道:“真的,不会忘记吗?”
  

            “嗯,保证”

      终于,在展耀出事第十天,白羽瞳走进了曾经二人的卧室
     
        他把自己深深的陷入在被子当中,是那只猫的味道

        “展耀,你混蛋,怎么能那么残忍,让我答应你一个人活下去”他终究还是没能忍住藏在被子里啜泣了起来。

――――――――――――――――――――
   S.C.I组长,白羽瞳。风度翩翩  家境殷实
                   但却终身未娶。




    喜欢就帮我点个小心心和推荐和评论呀!我可是憋了好多天呢!另一个坑还没填!舍不得你们等更新,直接一发完结,我是不是很棒?
   

      
           
     

被抄梗就很气

更新的一篇病虐梗的澜巍,感觉被tag里另一个人抄袭了梗。就很气!

癌症梗不是什么少见的脑洞!大家都能写这我肯定能很接受!

但是发现对方的有一些片段发现和自己写出来的一些剧情无限相似的时候就很气!你也不能说什么!
(ノꐦ ๑´Д`๑)ノ彡┻━┻

因为对方抄的不明显!但是一看就是抄袭了你的那种QAQ  我真的要旋转飞升,爆炸!

【澜巍】病虐沈教授(六)/中短篇

依旧逆cp预警
癌症梗,病弱美人梗!

设定大概为,大战之后的澜巍,沈巍拥有了正常的海星人身体,无异能设定!会生老病死!!

这两天剧情真的让我爆炸,赵云澜啊赵云澜你多关心一下我们小巍会死吗!!啊!!会死吗!!他那么虚弱你看不到吗!(等了一周才吃了5分钟糖的怨念)
(ノꐦ ๑´Д`๑)ノ彡┻━┻

     赵云澜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他趴在自家爱人的床头看着他的睡颜。

       睫毛是真的长,他看的出了神,睫毛的主人似乎睡不安稳,眉头紧皱,微微颤了颤,然后睁开了眼睛。目光正好对上了彼此。

     “回来了?”
     “嗯,回来了。”

       赵云澜把手伸进了沈巍的被窝,与他十指紧握。

    “吵醒你了?还是做噩梦了吗?”

    “没有,你不在我睡的略微不安稳而已”
       沈巍低头含笑说出了这句话。

     他的右手抚上病床上人的脸颊,眼中满是心疼。
“我这不是回来了,别想多了,睡吧,媳妇儿我一直在呢”

      
         沈巍没有开口,他感觉被子里的手又将他握紧了些。安全感仿佛从这只手传输到自己的身体里,躁动不安的心慢慢的安稳了下来。只要他在,他就会安心。

        第二天早上,赵云澜醒来的时候,沈巍还没睡醒,他目光怔怔的看着沈巍,病痛的折磨仿佛将自己爱人所有的精力都抽走了。他从来没有见过沈巍起的比自己晚,除了昏迷那几日。往常在家时,赵云澜身上先醒过来的永远都是他的胃,沈巍知道他自己贪睡,用的招数就是做好早餐,等着他自己起来觅食。这招屡试不爽。  

        “沈巍,是吧,转病房了,准备一下。”护士的声音打断了赵云澜的回忆。

        沈巍开始转入了血液科开始化疗,他婉拒了特调处一行人的探视请求。早上转病房时那么大动静都没弄醒沈巍。赵云澜不由的开始慌了起来,他抓住了一个医生的衣角害怕的发问:他为什么睡了那么久还不醒?

        “因为他现在身体情况很差,急性白血病的病症表现之一就是嗜睡了,没事的啊!转完病房就能开始化疗了,你是家属的话,一会注意点病人的情况,输完液会有副作用,不舒服、呕吐、发烧,什么的都是正常啊,别担心。”

         他给沈巍升级了病房,原来是单人病房现在是VIP,不为别的只为能更好的全程陪着自己爱人的身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沈巍醒了,或许是一觉醒来病房不一样了,让他有点无所适从。他向爱人投去了疑问的目光,赵云澜看见后,俯身摸了摸他的脸颊。然后坐在沈巍旁边轻声的跟床上的人说道
    
          “宝贝儿,咱换病房了啊。一会就开始化疗了,你别怕我在呢陪着你呢。”

         赵云澜以为的化疗都是跟电视演的一样,什么乱七八糟的仪器都有的那种。一想到沈巍现在已经是正常人的血肉之驱,要承受那种痛苦,他突然开始紧张起来。

       “噗嗤”安静的病房里响起了憋笑的声音。

         沈巍觉得特别好玩。他从来都没见过赵云澜这般的坐立不安,他看着病床旁边的人紧张的一直在深呼吸和踱步。仿佛马上要化疗的是他,不是自己。

   
    “宝贝儿?你是不是发烧烧傻了,这咋还笑上了呢?”赵云澜听见笑声特别不可思议的看了自家爱人一眼。

         赵云澜的表情和语气沈巍看着终于还是忍不住低头笑了出来,他伸出手拉住赵云澜。
然后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

        “好了,别转了,我都快被你转晕了,坐下吧,你比我还紧张呢”

    “这我能不紧张吗,你还笑。够没良心的啊媳妇儿。”

       赵云澜看见沈巍的笑容一下子也放松了下来,也和他开起了玩笑。

      “5号床,沈巍。”医生拿着几袋药水进了病房,校对好名字后给他挂上,调整了下输液的速度。转身对着赵云澜说

      “化疗开始了啊,有不舒服记得按铃”。

       “这就好了??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吗?化疗就输液啊?”赵云澜一脸疑问的问着医生。

        “那你以为呢。”
     医生抬眼看着赵云澜一眼,继续说道

    “第一个化疗疗程大概是5-6天,之后就进里面那个屋了,那是无菌病房,化疗完之后他会失去免疫力,必须呆在那,你后面要是进去看他得穿隔离服啊!尽量除了你之外别让人来探视了,容易感染并发症。”医生噼里啪啦说完了一大堆,赵云澜反应过来的时候。病房里只剩他和沈巍了。

       赵云澜呆呆的看着输液瓶由满到空,一瓶又换一瓶,几瓶药打完了之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他全程就这样愣愣的盯着输液瓶,生怕出一点点差池。直到输液瓶收走后,他才反应过来,忙问沈巍

       “怎么样,你有不舒服吗?”

         他看着沈巍歪着身子靠在病床上,脸色还算可以,他摇了摇头开口道

  “没有,没不舒服。你别紧张过度了。”
     他的声音飘飘的,似乎是有些累了。

       “你知道吗,看着你那么紧张的样子我居然觉得很幸福……”

         床上人的声音逐渐低不可闻。赵云澜一抬头发现沈巍已经睡了过去。他把被子往上盖了盖,轻轻帮他把手又放回了被窝。他叹了口气,好像嗜睡这个症状,特别的明显。这让赵云澜的心里没由的慌张,他甚至觉得沈巍每一次睡去都会醒不过来…….

        赵云澜半夜是被一阵呕吐的声音吵醒的,他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只见沈巍俯身趴在马桶旁边,不停的发出干呕的声音。赵云澜吓坏了,连滚带爬,三步并作两步的到了沈巍的旁边。连忙扶住了他的腰,一只手拍上了他后背。“副作用不是应该过两天才有吗,怎么今天晚上就吐上了”

        沈巍吐的直不起腰,汗水顺着他的额角滑了下来,身体不住的发抖,他嘴唇轻启着正想说些什么,又是一阵干呕打断了他。
     
         赵云澜慌的不行,看着沈巍恨不得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的样子,他心疼的简直像是往心上插刀子一样。

       “宝贝儿,还吐吗,来,漱漱口。”

        沈巍摆了摆手,接过漱口杯洗漱后,狼狈的蹲在卫生间里,似乎是一点力气都没有,赵云澜见状,一个打横将他抱了起来,怀里的人似乎是累极了。躺在他的怀抱里一动也不动。任由他将自己抱了回去,他昏昏沉沉的躺在病床上,看着赵云澜又转身进了卫生间弄了热毛巾来给他擦身子。

       他的手法很轻柔,熟练。好像是自己昏迷那几天练起来的,真是难为他了。沈巍那么想着又沉沉的睡了下去。

       赵云澜看着沈巍,他歪着头靠着松软的枕头上,碎发被汗水打湿黏在脸上。呼吸有些急促,似乎刚刚的一番折腾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心疼的不是滋味,他想着这哪里是人受的罪。如果可以,他真的愿意为沈巍承担一切的病痛。

         

      ps:今夜的我依旧短小,明天争取在两点前睡觉,本来今天想先不更的,想想还是更新吧,一不小心又这个点唉。  争取5篇内完结。就这样!晚安!!!
   

生气!(ノꐦ ๑´Д`๑)ノ彡┻━┻

啊啊啊啊啊我要爆炸,为什么赵云澜不把沈巍抱回去!!!我要给编剧寄刀片,我巍巍那么虚弱!为什么赵云澜才关心了他5分钟!!!!5分钟!!!啊啊啊啊,我要下刀子!

【澜巍】病虐沈教授(五)/中短篇

依旧逆cp预警
癌症梗,病弱美人梗!

幼儿园文笔预警!ooc预警!第一次写文多多指教

设定大概为,大战之后的澜巍,沈巍拥有了正常的海星人身体,无异能设定!会生老病死!!可能是个坑!

没问题的话就继续看吧



        赵云澜等了一天一夜,在沈巍进医院的第三天的清
晨,他感觉到自己包裹在手心中的手指轻轻的动了一下,。

          赵云澜一下子惊醒,却看见沈巍温柔的眼神正注视着自己。

                   他揉了一下眼睛,仿佛梦还没醒。

                          “媳妇?......”
       
                           “恩,我在” 沈巍进医院来第一次开口声音沙哑着,并不好听

    
          赵云澜盯着沈巍很久很久很久,继而一把抱住了沈巍,又怕是抱紧了会把他弄疼似的,小心翼翼的都松了点力道。
 
         沈巍埋在了赵云澜的怀抱中很久,久到沈巍都觉得时间静止了,然后听到赵云澜跟自己一样沙哑的声音说道: “你知道吗?我快被你吓到心脏停止了。”

          赵云澜明显感受到怀里的人一怔,然后感受到了沈巍温柔的双手轻拍在自己的后背。

                            “对不起,吓到你了......”

                 

       沈巍醒了之后没多久,就被医生拉着做各种各样的检查。每做一项医生就会把皱眉摇头的动作重复一遍。而赵云澜能做的,不过是不停的祈祷希望有奇迹出现。

             
          过了几天后,医生拿着一叠写着沈巍的名字的检查报告书找到了赵云澜,然而还是递给他了一张令人绝望的报告。

                   是的,奇迹没有发生,沈巍确诊了,急性粒细胞白血病,需要马上转到血液科去进行化疗治疗。

                确诊的那个晚上,赵云澜情绪异常的平静,

          他首先打了个电话回特调处, 吩咐了一下众人。

       具体内容大概就是沈巍病了,自己需要请很长一段时间的假,处里的事情就先麻烦大家,有特别紧急的事情在给他打电话。

        交代好众人后,赵云澜深呼吸了几下,回头走进了沈巍的病房,进门后赵云澜发现自家媳妇儿目光温柔的一直盯着自己,他搬来一个板凳,在沈巍床边坐下又将他落在耳边的碎发用手指向后拨了拨。
                
                
        然后低头看着沈巍扎着留置针的手,避开针头部分轻轻的握住了他,轻柔的声音在病房中响起

                    “媳妇儿,会怕吗?”

                  “云澜,你看着我。”

       沈巍让赵云澜抬起来头来看着自己,然后回应了赵云澜他一个轻松的笑容“有你在,我不怕。”

        赵云澜看着沈巍的笑容,昏黄的床头灯在沈巍的脸上打出了好看的光影。

       然后也向着沈巍笑着说:“对啊,我可差点忘了,你原来可是黑袍使,我的黑老哥。这么点病怎么可能打倒你对吧?”

               边说边帮沈巍把床摇了下来帮他调整好躺位,顺便还给他一个wink。  

         他看着自家爱人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说道:“快睡吧,我一会给你回家收拾衣服去,很快就回来,你别怕。”

               “恩,快去吧。一会太晚了开车危险。”
       沈巍听话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他帮沈巍盖好被子后又在沈巍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温柔的晚安吻。

               “不着急,等你睡着先。”

                   本来就虚弱的沈巍,闭上眼没多久后,便在赵云澜的守护中进入了梦乡......

        赵云澜看自家美人睡熟后,又给他掖了掖被角,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房门。

          龙城医院离沈巍和赵云澜的住所并不远,开车十几分钟便到,赵云澜停好车,走到了楼上。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他愣了一下。很久没有回家灯是黑着的了。

      自打和沈巍住在一起后,每日加班时回家都是灯火通明的,沈巍还会点上舒解疲劳的香薰,做好晚饭等着自己下班回家。想到这,赵云澜叹了口气。

             “啪嗒。”他打开了房间灯开关,赵云澜并没有着急的去收拾沈巍的衣服,反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平静?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平静,那是他最爱的小巍啊,等了他一万年的小巍啊,他拿到诊断书的那一刻手都止不住的颤抖,根本没有勇气去看诊断书上面的文字。

         明明薄薄的一张诊断书,赵云澜却觉得那张纸比山还要重,他一直以为他的沈巍会以一个鲜活的姿态一直的生活在自己的眼前。

               而几天前自己爱人的出血,昏迷,抢救都只不过是自己的是一场梦,是藏在深处的一场噩梦而已。

       然而事实让人感觉到了无力回天,赵云澜只能无力的闭上眼睛祈祷着“老天爷,你还真是不公平啊,他可是等了我一万年啊。求你了,开个眼别带走他。”

“熬最晚的夜,贴最贵的面膜🙄️”来自早上5.23分时贴着海蓝之谜面膜的镇魂女鬼之一发出的最符合心境的感叹!🙄️🙄️🙄️

ps:别学我!!!你们都要早睡觉!!!
爱我就给我小心心和推荐还有评论!!

【澜巍】病虐沈教授/中短篇(四)

依旧逆cp预警
癌症梗,病弱美人梗!

幼儿园文笔预警!ooc预警!第一次写文多多指教

设定大概为,大战之后的澜巍,沈巍拥有了正常的海星人身体,无异能设定!会生老病死!!可能是个坑!

没问题的话就继续看吧




      沈巍被送到急救室时,已经彻彻底底的失去了意识,面色苍白的像一张白纸。满身都是血水和汗水。

      各种各样的针剂推进了他的体内,密密麻麻的各种管子和线路缠上了沈巍的身体,几乎将沈巍的身体埋没了进去。

      医院走廊的上白色灯光,明晃晃的打在赵云澜的脸上,在眉眼处投下了好看的阴影。

        只是那人却紧皱的眉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急救室的大门看,他的手和腿现在还在发抖,还没从沈巍给他的冲击中缓解过来,仔细看的话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表情里到处写满的都是惊慌与不安。

    终于,急救室的门打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医生

“沈巍家属吗?”

“对,他情况怎么样医生有事吗?”

“高烧,血流不止   脸色苍白,并且出现了一定的肺部感染,不过还好送医比较早,暂时没有什么大事,一会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还有就是我们调取了病人在体检中心的病例,上面显示的数值都非常的不好。”
  
  “需要等他醒过来需要在做一个比较详细的身体检查。 ”

          赵云澜每听医生形容一个症状就在心里打自己一巴掌。

“赵云澜啊赵云澜你还不知道沈巍是什么样的人吗,怎么他说没事你就真的放心了啊”

      懊恼不已的赵云澜恨不得直接就从这十几楼跳下去

   他逼迫自己冷静了下来,问医生“那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他这个症状和报告能看出来点什么吗?”

      

       医生翻阅着沈巍的一些诊断书一边回答“如果没问题的话明后天就会醒,不过”

  
     医生顿了下

     “做好准备,据报告显示和他现在这个临床症状,百分之七十可能是血癌”

           
                 “血癌?”

                 医生推了一下自己反光的眼镜回答道 “恩,对就是你们说的白血病。”

                赵云澜仿佛听见了什么东西爆炸在了自己的耳边,他没听清医生说的是什么,   什么癌?什么病?
                 
             “医生,你在说一遍。”赵云澜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声音正在发抖厉害。

               “我说,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是......白..白.白血病”医生看着赵云澜下一秒就会掏出刀子抵在自己脖子上杀人般的表情吓了一跳,说话都直打磕巴。
                
                 连忙继续接话道“也还不确定,要病人醒了才能确诊。”医生说话飞也似的逃跑了

               赵云澜心中的恐惧犹如潮水般淹没了他,他掐了自己一下,不是梦。他跌坐在病房的外面的椅子上,低着头毫无预兆的,眼泪再次砸落在了地上。

              

               “滴 …… 滴  ……  滴  …… 滴 ……”

         病房里发出了稳定的机械声音,赵云澜走到了沈巍的旁边,昏迷了还皱着眉头,一定很难受吧,

        他健康时一向红润的嘴唇, 此时丝毫不带血丝色,脸色也要跟身下的白色床单比个高低,扎着针头的手背上几乎透明的皮肤下浮起了一片青色,

赵云澜坐在了沈巍的旁边,拉着沈巍瘦弱的手腕,


               看着沈巍难受的样子,赵云澜的心里仿佛揉进了一把碎玻璃一样不是滋味的疼。


   TAT自己挖的坑,哭着都要填完。

最近自己忙工作室的事情更文可能会两三天左右更新。
最后,我爱病美人,拖更和字数少都是我的错。😭️

【澜巍】今日份梗

赵云澜:“我能改个名字吗?”
   
         “玩家一号这个名字也太随便了?”

医生:“可以,你就叫‘真水无香’吧  😀️”

【澜巍】病弱沈教授/中短篇(三)

依旧逆cp预警
癌症梗,病弱美人梗!

幼儿园文笔预警!ooc预警!第一次写文多多指教

设定大概为,大战之后的澜巍,沈巍拥有了正常的海星人身体,无异能设定!会生老病死!!可能是个坑!

没问题的话就继续看吧


      “咳咳咳咳……”

    沈巍坐在办公室里,正在备课明天要用的教案,一边看一边用红笔细心的圈出来重点。

    “咳咳咳……”过于长时间的准备教案'让他的眼前出现了重影,他摇了摇头试图赶走这些不舒服的异样,

       然而并没有成功,反而晕的更加厉害沈巍只能被迫停下了笔,手撑着额头眉眼紧皱。

      龙城最近正值梅雨季节,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更是让这个冬天凭添了几分萧瑟的感觉。

     沈巍晕的厉害,无奈的只能俯身趴在桌子上,突然鼻腔一阵湿润,他不想抬起头,本能的用手去找抽纸却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抬起头。

       他看着自己平时干净的袖子上的斑斑点点血迹无奈的笑了出来。向来整洁的备课本上也是有了几抹扎眼的红色。

     沈巍无奈的摇了摇头正准备想起来处理一番时,天旋地转,一个不稳差点栽倒在办公室。

           “难道发烧了吗?”沈巍心里正想着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办公室的宁静。

            “媳妇啊,下班没,我去接你?”电话中响起赵云澜的声音。
              
              “咳咳咳咳,嗯……咳咳咳快了”一阵猛烈的咳嗽过后让沈巍几句话回答的上气不接下气,他眼睛前的实物渐渐变的模糊了起来。    

         
        “声音怎么哑了?还咳的那么厉害?你等着我马上过来”赵云澜听出了沈巍的不对劲。焦急从电话的另一头穿了过来。

     “咳咳咳咳…………我……没事……”沈巍回答电话的声音逐渐的小了下去,鼻腔内又是一阵熟悉的湿润液体,连着额角冒出的人冷汗一起滴落在地上。

      这凡夫俗子的身体终于坚持不住,沈巍连着电话终究是栽倒了下去。
          
       沈巍这边倒下的巨大动静吓坏了赵云澜。

          他开始对着电话不停的叫沈巍的名字

          '  “沈巍!沈巍!你怎么了!!说话啊”

不管赵云澜怎么样呼叫沈巍电话的对面都是一阵静悄悄的。
 
            “媳妇,宝贝儿!你说话呀你别吓唬我!”

      赵云澜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得不到回应的他仿佛预知道了一些不好的画面似的,

           “该死”望着龙城下午5.30的路况赵云澜使劲锤了下喇叭。把车的双跳灯一打开便果断弃车向龙城大学奔去。
  

          一路狂奔到了沈巍的办公室门口,他停了下来,赵云澜突然的不敢开门,他下意识敲了敲门。没有回应,……本来就在嗓子眼的心脏,已经就快跳了出来了,他一脚踹开了门后,看到自己最宝贝最心疼的人就这样静静的 ,没有一丝生气的就这样躺在冰冷的地上……手里还握着电话。
   
           他一把把沈巍揽入怀中,他的宝贝,平时那么爱干净的他,此时此刻,脸上,胸口上,袖子上都是血渍。鲜红色的血衬得沈巍的脸更加更加的惨白。

           “沈巍,沈巍,醒醒……”一时间赵云澜的声音中竟带了哭腔。

              他开始害怕

              终于伸出颤抖的手去摸沈巍的胸口,

         “咚咚咚咚咚……”

       赵云澜竟然哭出了声音。  感受到沈巍还有微弱心跳声,他有一瞬间以为,沈巍就这样再次的离他远去了……

         抱歉各位,最近工作太忙了::>_<::